在蒙自客运站,记者看到有约近千名旅客滞留,售票厅内,购票窗口排起了几排长龙,但窗口已停止售票。在候车大厅内,许多旅客已等得焦急不安,有的在烦躁地打着电话,还有的不停地去询问站务员何时能发车。记者看到有大批车主和驾驶员集聚在红河交通运输集团企业>>>
    5月27日上午,红河州13个县市的营运客车集体罢运,超过万名乘客滞留车站。进出蒙自的各个路口都有人员把守,禁止一切客运车辆通行。蒙自县客运新站的杨副站长说,此次罢运,至少有5万人受到影响,现在车站能做的是尽量安抚乘客,妥善解决罢运问题,恢复营运>>>
    由于红河州政府有关部门对蒙自县的三个客运站的所有权没有作出及时“仲裁”,为了蒙自县的三个客运站的经营权,民营企业的红交集团开始不认蒙自运贸是自已的子企业了,并通知蒙自运贸解除兼并协议,要求蒙自运贸将老客运站、芷村客运站和新客运站交还红交集团经营管理>>>
  ■ 现场直击
蒙自旅客滞留 警察警戒
    在蒙自客运站,记者看到有约近千名旅客滞留,售票厅内,购票窗口排起了几排长龙,但窗口已停止售票。在候车大厅内,许多旅客已等得焦急不安,有的在烦躁地打着电话,还有的不停地去询问站务员何时能发车。在蒙自客运站外围,记者看到已有防暴警察赶到现场进行警戒。
开远车站平静乘客稀少
    与蒙自客运站人声嘈杂的场面不同,开远客运站却是静悄悄的,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在南客运站,有数十名旅客在候车室里等着,售票窗口也停止了售票。一位拎着行李的小伙说,头天晚上从弥勒到了开远,现在想到个旧去,结果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有车开出。在北客运站,偌大的候车厅里空荡荡的。
坐出租车出城有人拦截
    红河客车停运甚至影响到了出租车的营运。红交集团下属的出租车司机刘先生对记者说,由于客运停了,一些人租他的车去个旧,但刚出城不远,就有十多个人拦住了他的车,让他原路返回。记者找了一辆出租车,来到蒙自县和个旧市之间的大屯镇,确实有人拦车,但记者问他们的身份,他们却不做声。
  ■ 各方反应
车主反对“被控股” 争着被采访
    10多年前,原来在开远的红交集团经营状况不佳,快要倒闭时,将线路的经营权售卖给了经营户。前段时间,弥勒到昆明的客运车辆集体更新,每辆车增加了7个座位,红交集团就对这些车辆控股10%。今年3月,红交集团集中经营户开会,说是实行相关文件,以后每辆车每天毛收入的20%要上交企业,以此形式对车辆控股。这遭到了经营户的一致反对。
红交集团负责人说“忙”不愿见记者
与车主、驾驶员们明显不同的是,红交集团的领导似乎在刻意地回避着记者。昨天上午10时,记者到了红交集团,仅见到了企业的团委负责人。他称领导都很忙。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了一位红交集团的领导,他只说在汇报情况就挂断了电话。红交集团的一名工作人员称,从5月25日开始就有经营户到企业闹事,还打伤了企业的一些领导,并将企业两位领导的办公室给砸了。
红河州有关政府部门分头做工作
记者了解到,客车停运事件已引起了州委、州政府的重视。目前,红河州交通局已组织多路人马分赴各县市,动员经营户尽快恢复运营,组织客运车辆输送滞留旅客,同时调查此事找出解决办法。红河州交通局办公室人员称,根据掌握的情况,是因为红交集团在实行省上的文件时出现了偏差,在跟经营户说明文件的时候没有说明清楚,导致了经营户的不理解。
  ■ 罢运缘起
红河州蒙自客运站外 有防暴警察在警戒
缘起:营运户不满被红河交通集团控股
    司机们说,他们的车辆属于红河交通运输集团(简称红交集团)。10多年前,红交集团将线路的经营权卖给他们。前段时间,弥勒到昆明的客运车辆集体更新,每辆车增加7个座位,红交集团就对这些车辆控股10%。现在又说以后新增加的车辆,不论座位数是否增加,都要控股20%。
    今年3月份,红交集团集中经营户开会,说是实行上面的文件,以后每辆车每天的毛收入的20%要上交企业,红交集团以此形式对车辆控股。“车辆是大家自己的,大家每个月向企业缴纳管理费、进账费等多种费用,他们现在要大家毛收入的20%,太不合理了。”经营户们说,他们之前曾多次找红交集团交涉此事,表示不愿意接受控股,但红交集团一直不给他们一个说法,双方僵持了一个多月。前天,他们派出代表再次找到红交集团协商,仍然没有结果。无奈之下,众多经营户经过协商,决定罢运,希翼红交集团给一个公正的说法。
    据了解,红河州的交通运输集团还有运贸、万通等运输企业,他们下属的车辆也参加了罢运。该企业下属的客车驾驶员们说,他们是为了声援红交集团的经营户。
  ■ 相关说明
红河州开远北客运站发生罢运事件后很冷清
说明:实行文件出现偏差起
    据了解,从5月25日开始,经营户就因红交集团控股一事多番找企业交涉,期间双方还发生拉扯、伤人的事,企业两个领导的办公室也遭打砸。该企业的另一名工作人员称,经营户如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走司法程序,不应该罢运,也不应该到企业来闹事。
    采访中,该企业安全保卫处有关负责人一听说记者要了解情况,马上称:“企业领导都不在蒙自,到各县市去处理情况了。”并谢绝记者进入采访。昨日下午,红河州交通局办公室的李主任接受采访时称,自从发生了停运事件之后,红河州州委州政府非常重视,州长亲自过问此事,州交通局领导正在开会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案。
    李主任表示,关于此事,他自己不是十分了解情况,但根据他所掌握的情况,是因为红交集团在实行省上下发的文件时出现偏差,有关工作人员在跟经营户说明文件时没说明清楚,导致营运户对政策不理解,引发罢运。
    目前最重要的是解决滞留乘客的出行问题,解决的办法总会有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